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甘肃11选5直播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24.第 24 章(书号:119168

    甘肃11选五开奖预测:24.第 24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        别人都说畅哥哥很酷, 可她一点都不觉得,明明他很温柔。他有好吃的都会给她留着, 会带她去附近的小公园玩滑梯。

        附近的小胖喜欢欺负她, 扯她小辫子捏她脸, 最后还是畅哥哥把他揍了一顿。从那以后, 他就再也不敢欺负她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以为自己会跟畅哥哥永远在一起,可她八岁那年,璟叔叔赚了大钱, 要搬去豪华的大别墅, 她跟畅哥哥要分开了。

        她记得畅哥哥离开那天,她抱着他不让他走, 最后还是自己的妈妈强硬把她抱回屋里。

        她趴在阳台上,看着远去的轿车, 哭得不能自已。

        忽然,车子停了下来, 畅哥哥从车子里面出来,跑到她家门口, 朝她大喊:“小溪,你要好好读书, 我会回来找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真……真……的吗?”她抽泣着,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一定会, 谁撒谎谁是小狗?!背└绺缦蛩斐隽诵∥仓?。

        陶溪颤着把手伸了出去, 跟他凌空勾了勾。

        畅哥哥最终还是离开了, 陶溪一心一意盼着他回来找自己??芍敝粮改咐牖? 房子出售,她被父母抛弃扔给外婆,他还是没有回来找她。

        她想,大概是他们的手指没有勾到一起,所以他没有信守诺言。

        时隔二十年,小哥哥早已长成高大帅气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陶溪盯着眼前的男人,跟以往面对他害羞得不敢直视不同,她仔细打量着他的五官。最后,他被盯得无奈一笑,那笑容跟模糊记忆中的面孔重叠。

        小时候,她想做什么,他不同意,她撒娇,他被她磨得不行,妥协的时候也会露出这样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“畅哥哥,你真的是畅哥哥……”陶溪不管不顾地,直接扑到璟畅的怀里。

        她激动,冲击力大,蹲在地上的璟畅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她推到在地上,然后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暧昧姿势。

        陶溪伏在他的身上,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,她还是能感觉到他硬邦邦又温热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她红着脸从他身上起来,“对不起呀,我太高兴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却丝毫没有感到尴尬,朝她伸出长手,“拉我一把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见状连忙把手递过去,他的大手抓住她的小手。两手交缠的那一刻,她仿佛抓住了一个火炉,暖了她的手,烫了她心。

        她的手却冷得像冰棍,他眉头紧蹙,忍不住给她摩挲几下,“怎么提前回来了?不是说让我去车站接的你吗?”

        他的掌心宽大,宽厚的茧子一下一下地,似是拨动着她的心。

        她的脸烧得厉害,不敢抬眼看他,小声嘀咕道:“朋友有事,所以提前回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提前回来就不能提前通知我一声吗?大半夜的,你一个女孩子很不安全?!杯Z畅的语气有些重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抬眸,张了张嘴。

        她欲说不说,鼻子因为哭泣而通红,一脸委屈的模样跟小时候如出一辙。璟畅的心立刻软了下来,再次开口声音都放缓了,“以后不可以这样,知道了吗?”

        陶溪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璟畅满意地勾了勾唇,“你现在住哪儿?我送你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瞳孔猛地一缩,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璟畅拎起她的环保袋,轻声说道:“我回来找过你,可听小胖说你爸妈离婚了,你们搬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爸妈离婚不是她的错,可被他知道,陶溪还是没由来地觉得羞耻,但得知他原来回来找过自己,她的心又被抚慰了,酸酸甜甜的感觉涌向心房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?!碧障嵘?。

        璟畅轻笑,伸手摸了摸她发顶,“道什么歉,又不是你的错?”说完,他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递给她,“把你家地址输入导航,我现在对叶子市的路况不是很熟悉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盯着手机,一脸为难,最后不得已才说:“我……没有家?!?br />
        她把自己现在的状况大概说了一下,璟畅听着,眉头越皱越深,看着她可怜的样子,心犹如被尖刀刺了一下,流血般地发疼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先去我家?!杯Z畅牵起她的手,抬脚就往路口走。

        陶溪跟着他的步伐,抬头打量他的线条分明的侧脸,神情坚定又帅气。

        一阵北风拂过,璟畅转过头问她,“冷吗?”

        毫不预兆地对上他的眸光,陶溪心虚地低下了头,生怕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看他。

        “不冷?!彼氖直扰直挂?,她怎么可能觉得冷?

        璟畅垂眸看着她乌黑的脑袋瓜,悠悠开口,“冷就跟我说,还有,不用偷看,回家给你慢慢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陶溪耳朵都红了,头也更低了。

        鉴于刚才偷看被发现,陶溪从坐上车之后就很规矩,头一直转向窗外假装看风景,连目视前方都不敢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还是忍不住透过车窗的倒影,暗中欣赏他开车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他目视前方,一手搭在方向盘上,一手搭在波棍上,气定神闲地开着车。

        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,可陶溪还是觉得很帅很……撩人。

        蓦地,他突然侧头看向她这边,看到他双眸的时候忍不住心慌,吓得立刻低头,生怕再一次对视被抓包。

        可很快,她发现自己想多了,他刚才只是看倒后镜而已。

        她想当乌龟,可璟畅没打算沉默,等驶入主道就问她:“你搬走之后就一直在叶子市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,我爸妈各自再婚,把我扔给了外婆,小学是在九里市读的。等上了初中,考虑到教育资源的问题,就回了叶子市,寄住在舅舅家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轻描淡写地说着,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,可当他听到她说那个“扔”字,他的心就揪着,他想了解她的过往,因为他缺失了。

        可他不忍心再掀开她的伤口,于是转移话题,“那读书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个,陶溪还是挺骄傲的,因为以前在学霸畅哥哥面前,她就是妥妥一学渣。她唇角翘了翘,“初中根据属地划分,进了十一中,后来考上了叶子高级中学,大学是叶子大,每年拿国家奖学金。毕业之后想进公办学校当老师,可没有人脉,最后进了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当英语老师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听了不禁挑眉,“那还不错嘛,以前吊车尾的小溪溪变成学霸溪了,现在还成了祖国的园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当然,你不是说让我好好学习,然后回来找我吗?”陶溪脱口而出,气氛刹时凝住了。

        年少的约定,却不得已错过了,谁说不遗憾呢!

        “小溪,对不起?!杯Z畅忍不住自责。

        陶溪努力笑了笑,“刚才谁说道什么歉的?这事情,我们谁都没有错?!币?,也只是命运出错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以后都会好好的?!焙斓?,璟畅停了下来,转过头看向她。

        车厢昏暗,但陶溪依旧能感到她眸光的灼热,她点头,笑得眉眼弯弯,“好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呢?这些年过得怎么样?”陶溪问。

        “还行,因为从小就有军人梦,大学考了军校,然后一直待在部队,去年十二月份转业回来?!杯Z畅说。

        陶溪依稀还记得他以前的房间放了很多坦克大炮飞机的模型,的确从小就喜欢。

        “大学到去年,不就有十二年的时间了吗?你在部队是什么军衔呀?”陶溪问。

        “少校?!彼淙煌严戮?,但璟畅还是为这个曾经的身份感到自豪。

        “少校?”陶溪惊讶地瞪着大眼睛,“那不是挺高的级别吗?那你干嘛转业呀?”

        璟畅看了她一眼,勾唇道:“军人不好找老婆,我不想打一辈子光棍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”真是很充分的理由呀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他这眼神,怎么让她忍不住想歪了呢?难道……陶溪甩了甩脑袋,强迫自己别自恋下去。

        璟畅住的地方不远,就十分钟车程,一处有些年头的小区,但绿化不错。

        她记得当年璟畅是搬去别墅了,但这里放眼只有洋房公寓。她不知道是不是璟家这些年发生了什么,她暂时不敢多问。

        两人下了车,璟畅拎起她的环保袋往前迈,走了几步却发现陶溪没有跟上来。

        他又倒了回去,问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        陶溪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头发,“那个……我这么晚来打扰,你要不要先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呀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,他们不住这边?!杯Z畅抓起她的手臂往前走。
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那你自己一个人住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对?!?br />
        一瞬间,她的脸又红了,心率也不正常了。

        这么说,那今晚他们不就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了?

        必要的时候,还是得有些矜持。

        璟畅立刻回复过来:你初八那天把车站地址跟大概到达的时间发给我,我去接你。

        接她!

        陶溪的胸腔像是灌了一吨蜜糖似的,也不再装模作样,回复到:好。

        这个约定,悄悄地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。两人用短信聊着天,一直到凌晨两点,璟畅才催促陶溪去睡觉。

        陶溪:怎么这么快就两点了?

        璟畅:你想跟我秉烛夜谈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即使隔着手机,陶溪还是被他这条短信闹了个大红脸,但很快又收到他的信息:乖,先睡觉,明天再陪你聊。

        一个乖字,像是猫爪一般挠过她的心房,痒痒的,让她的心跳加速。

        她有点庆幸两人现在不是面对面,否则她这番囧样落在他的眼里,该是要被他笑话了。

        晚安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把这两字发过去之后,就关机睡觉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夜,她睡得极好,一直到上午九点才醒来。

        她一开机,就收到一个叫JC的人发来加为微信好友的申请,她查看了一下,发现是恩人。

        她嘴边溢出了笑容,点了点通过申请。

        JC是他名字的缩写吗?她对他的名字越来越好奇了。再等一个星期,她就会知道他的名字了。她的心情越来越期待,不知是期待知道他的名字,还是盼着跟他的见面。

        两人成为好友的系统消息一弹出,JC就发了一张图片过来。

        图片里有一张酒店里面的大圆桌,转盘上面摆着各式精致的粤式早茶点心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跟家人喝早茶?(茶杯)

        JC:嗯,我妈那边的亲戚,七大妈八大姨,整整三桌,今天早上需要你救我。(可怜)

        小溪溪:??(问号脸)

        JC:中国妇女怎么都那么喜欢当媒人婆?(摊手)

        陶溪脑补了下现场的画面,他被一群大妈围着,无奈又隐忍着。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她很不厚道地笑了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远水救不了近火,我又不是哆啦A梦,有个随意门能把你拉出来,我想救你也是有心无力呀。

        JC:你绝对可以,当我一早上的女朋友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女朋友!

        陶溪光是看着这三个字,脸都烧起来了,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九里市跟叶子市距离五个钟头车程,我现在赶过去,你们都散了吧。

        JC:我没让你过来,只是想你陪我聊微信,让她们不好意思打扰我。也算是我放□□,让她们以为我有女朋友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陶溪生无可恋地把头埋进枕头里,昨晚都白矜持了,人家今天一句话,她就上赶着说要过去当他的临时女朋友。

        呜呜呜呜呜呜……好羞耻呀!

        “?!钡囊簧?,陶溪抬起头来看手机。

        JC:不过你真仗义,竟然想到跑过来配合我。

        仗义?她真怀疑这人在故意闹自己。陶溪仰天长叹,正好方玉珠推开卧室门,看到她这幅样子也是一愣,“小溪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伸个懒腰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她反应还算快,煞有其事地伸了个懒腰,说:“外婆,我想吃早餐?!?br />
        方玉珠温和一笑:“早餐刚热过一遍,赶紧起来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碧障杆倥榔鹄?,等方玉珠一转身,就发了条微信过去:对待恩人,我上刀山下油锅,在所不惜。

        璟畅看着忍不住笑了,谁要她上刀山下油锅了?

        何文轩一脸惊悚地看着旁边的璟畅,大年初一的,这人是不是疯了?他的小心脏受不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想起上次婚礼上璟畅说的那些话,他又明白过了。

        何文轩用手肘撞了撞璟畅,一脸戏谑地看着他,“跟你想娶的那个人聊微信?”

        璟畅不置可否,恰好一大姨跑过来说要给他介绍对象,何秀茹也在一旁帮腔:“你就去看看,就当认识个朋友,你今年都三十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何秀茹说完,伸手捏了捏璟越泽的手,他会意,也跟着开口,“三十而立,你是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没说话,何文轩看不得三个长辈干着急,于是开口:“你们放心,璟畅有目标了?!彼低昊共煌挂坏?,“就是不知道把人追到了没有?”

        何文轩得意忘形不过三秒,被璟畅轻轻扫了一眼就不敢造次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何秀茹一脸惊喜。

        她跟璟越泽年纪不小了,这些年一直劝璟畅转业回家。原本还一直不肯松口的他,年前悄悄转业了不说,现在竟然还偷偷找了女朋友,能不乐吗?

        璟畅神色自如地看了何秀茹一眼,说:“时机到了,自然会把人带回来?!?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走趋图 重庆时时预警 王守海梭哈怎么火的 北京赛pk10网站 幸运飞艇10个号有多少种可能 pk10的玩法技巧 终于发现微信斗牛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表 中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500万计划app 苹果如何下载旧版球探App 上海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玩极速赛车的网站 本期任九奖金 五大联赛哪个好看 澳门要赢1万就走很容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