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甘肃11选5直播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28.第 28 章(书号:119168

   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%:28.第 28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        “绝对不会?!碧障畹阋鹑种阜⑹? “我一找到房子就搬出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搬什么搬?你安心在这里随意住?!杯Z畅扫了她一眼,“真不知道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?”

        陶溪被绕得有些晕了,“……我没有听不懂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璟畅轻叹一声,“那就是听不懂了?!彼低?,他又把她手上的双肩包抢了回来,挎在肩上就往前走, “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被他弄得莫名其妙, 抬脚就跟了上去, “去哪呀?”

        “去你舅舅家?!杯Z畅转头。

        陶溪惊讶, “……你要陪我去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不想再看你哭鼻子了?!焙竺婺且痪?,璟畅语气轻柔,带着丝丝的不忍。

        陶溪心跳突然漏了半拍,低头下羞涩道:“人家又没有经??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见你三次, 有两次在哭,几率达到66.666%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璟畅要跟着,陶溪就随他了。毕竟现在跟叶家已经撕破脸皮, 叶彩曼搭上了有钱人, 说不定以后不用靠方玉珠接济,等会回去,难保他们不会借最后一次机会欺负自己。

        现在有兵哥哥护着, 陶溪就感到安心。

        陶溪挑这个时间去叶家, 最主要是考虑到叶家两姐妹已经出门, 张柔梅又去了菜市场, 能不碰面就尽量不碰面。

        跟她预期一样,她敲门之后,是叶振家出来开门。

        他看见陶溪,本想迎头就是一顿骂,突然瞥到她身后的男人,立刻噤声了。

        璟畅一米九的身高,居高临下地扫了叶振家一眼,犹如在看到敌人一般,眼神冷漠,还未开战,就能让对方心里哆嗦。

        叶振家不知道陶溪身后的男人是何方神圣,但他欺善怕恶,这个时候断然不会跟他们起冲突,他“哼”一声,转身就进屋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早就看透了这个亲舅舅,当下也懒得跟他虚与委蛇,直奔自己的卧室,璟畅紧跟其后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一直都睡在这个卧室里面吗?”璟畅问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个所谓的卧室,其实是杂物间改成的,一张九十公分宽的单人床,旁边放个床头柜就已经挨墙了??壳交狗抛乓桓鏊芰系奈宥饭?,换作是身材稍微魁梧一点的人,只能侧身上/床了。这里根本没有书桌,只有一张床桌。

        陶溪进去之后,璟畅只能站在外面,因为根本挤不进来。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有些后悔让他跟着过来了。她潜意识里就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过去过得有多难堪,这样会让她更自卑。

        她蹲在床头柜面前,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。

        他看着她瘦小的背影,心疼得有些呼吸不畅,他张了张嘴,最后只能道:“小溪,怎么就没让我早点找回你呢?”

        她知道他心疼自己,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敲了一下。但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她怕再说下去,自己又要掉眼泪了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找到了也不迟呀?!彼首髑峥斓厮?,然后迅速用钥匙把床头柜的抽屉打开,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。

        东西不多,重要的存折、证件用文件袋放在一起,剩下的就是年前,他们重遇那天,他借给她穿的那件外套。

        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还给他,又怕张柔梅翻她的东西,所以把它当做宝贝锁在柜子里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把东西塞进背包,翻了一下五斗柜,里面已经没东西了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?!碧障?。

        璟畅接过双肩包,然后率先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他们刚走到大厅,大门就被拉开了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直接把手里装着菜的塑料袋塞给张柔梅,一脸惊喜地朝璟畅走去,“璟畅,你怎么会来我家???”

        那满脸的笑意在看到璟畅身后的陶溪时,僵住了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认识璟畅,陶溪也觉得愕然,她抬头问他:“你认识她?”

        璟畅看了叶彩曼一眼,朝陶溪摇了摇头,“不认识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叶彩曼为什么会认得璟畅,但既然他不认识她,陶溪也懒得再问,于是跟他说:“那我们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直接越过叶彩曼,朝大门口走。

        被无视的叶彩曼,眼底要喷出火来了。她转过身,一下子就拉住了陶溪的手腕,质问道:“陶溪,你怎么会认识璟畅的?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        她的力度很大,陶溪被拉的眉头皱了皱,璟畅一看,立刻把陶溪拉到自己身边。

        璟畅不耐地盯着叶彩曼,“我俩什么关系,需要向你们交代吗?”说着,他已伸开五指,跟陶溪的五指扣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都十指紧扣了,即使不说,两人的关系都不言而喻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知道他们误会了,想让璟畅放开她的手,但最后还是放弃了。要是现在放手,这就等于打他的脸,她知道他是在帮自己,她不能拂了他的面。

        璟畅是叶彩曼上次在何家婚礼看上的男人,但后来因为经济原因强制断了心思。即使现在跟何博超在一起,她心里还是想念着这个男人,他冷酷又帅气的模样,身材颀长又健硕。

        其实何博超除了有钱,她真没有半点看上的,她甚至讨厌跟他欢愉。很多很多次,她看着他的啤酒肚跟秃顶,只觉得恶心。很多时候,她只能闭着眼睛,把他想象成璟畅。

        但她万万没想到,她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不仅仅一句“不认识”就把自己打发掉,竟然还跟自己最讨厌的陶溪扯上关系。

        这是她无法忍受,也决不允许这样。

        张柔梅一眼就认出璟畅来。

        在何家的婚礼,这个男人的外形的确很出众,也难怪自己的大女儿会心动,一个劲地向他献殷勤,可他却不多看叶彩曼一眼。

        他这么高傲,穿着也很有品味,张柔梅当时猜测,这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,否则也没了傲的资本。

        她细细打听一番之后,却发现他只是一个当兵的,家里曾经有钱过,但早已破产。

        她跟叶振家熬了一辈子,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两个女儿送进豪门,于是毫不犹豫地断了叶彩曼的心思,把她推给何博超。

        “彩曼?!毖劭醋乓恫事㈧?,张柔梅及时喝住,“别忘了你今天跟着我去菜市场是为了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双眼通红,放在两侧握成拳头的手,关节发白。她狠狠地瞪了陶溪一眼,然后一跺脚,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        她当然记得今天去菜市场的目的,就是食材给何博超做可口的饭菜。

        自从何博超那天见过陶溪之后,她隐隐觉得,他好像对自己没有之前那么痴迷了。这让她感到心慌,她试图留住他的胃挽留他的心。

        又是陶溪,怎么一切都是这个可恨的女人!

        璟畅拉着陶溪往外走,经过张柔梅的时候,就被她叫住了。

        她假意朝他们笑了笑,说:“陶溪,这是找男朋友了?”

        陶溪被张柔梅这么一问,有些骑虎难下,回答“是”或者“不是”都不对。正当她纠结的时候,璟畅倒是开口了,“陶溪是不是交了男朋友,应该没必要跟一个把她赶出去的人交代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被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,心里的火气蹭蹭蹭地起来。叶振家知道璟畅不是个好惹的男人,他连忙走过去拉张柔梅。

        叶振家的手刚碰到张柔梅,却被她毫不留情地打掉,她瞪了他一眼,转头态度嚣张地跟璟畅说:“怎么就没必要?陶溪父母在她八岁的时候离婚,是我老公她舅舅的妈把她抚养到十二岁,一直到大学,都是我们两夫妻把她抚养长大的。要是你将来跟她结婚,怎么样也得给我这个抚养人“彩礼”?!?br />
        过去的不堪又被提及,陶溪心里的伤口,像是被撒了一把盐,疼得厉害。加上张柔梅讨“彩礼”这么无耻,只让她觉得难堪不已。

        璟畅扣着她的手又紧了紧,他冷眼瞧了张柔梅一眼,“不用你说,我们以后肯定会好好孝敬小溪的外婆。至于你们夫妻俩,真是脸皮薄一点的都不敢自称抚养。要是从赡养费中谋取私利,把人当保姆使也算是抚养的话,那国家也没必要出台这么多政策鼓励大家生二胎了。生个孩子不用自己养还多了个免费劳力,大家都赶鸭子去生了。所以,我们结婚的时候“彩礼”一定要给,但是给外婆,你们俩,半点资格都没有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被璟畅怼得哑口无言,陶溪听着也心里暗爽,可最后绕到“彩礼”上,是不是有点跑题了?

        璟畅立刻回复过来:你初八那天把车站地址跟大概到达的时间发给我,我去接你。

        接她!

        陶溪的胸腔像是灌了一吨蜜糖似的,也不再装模作样,回复到:好。

        这个约定,悄悄地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。两人用短信聊着天,一直到凌晨两点,璟畅才催促陶溪去睡觉。

        陶溪:怎么这么快就两点了?

        璟畅:你想跟我秉烛夜谈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即使隔着手机,陶溪还是被他这条短信闹了个大红脸,但很快又收到他的信息:乖,先睡觉,明天再陪你聊。

        一个乖字,像是猫爪一般挠过她的心房,痒痒的,让她的心跳加速。

        她有点庆幸两人现在不是面对面,否则她这番囧样落在他的眼里,该是要被他笑话了。

        晚安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把这两字发过去之后,就关机睡觉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夜,她睡得极好,一直到上午九点才醒来。

        她一开机,就收到一个叫JC的人发来加为微信好友的申请,她查看了一下,发现是恩人。

        她嘴边溢出了笑容,点了点通过申请。

        JC是他名字的缩写吗?她对他的名字越来越好奇了。再等一个星期,她就会知道他的名字了。她的心情越来越期待,不知是期待知道他的名字,还是盼着跟他的见面。

        两人成为好友的系统消息一弹出,JC就发了一张图片过来。

        图片里有一张酒店里面的大圆桌,转盘上面摆着各式精致的粤式早茶点心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跟家人喝早茶?(茶杯)

        JC:嗯,我妈那边的亲戚,七大妈八大姨,整整三桌,今天早上需要你救我。(可怜)

        小溪溪:??(问号脸)

        JC:中国妇女怎么都那么喜欢当媒人婆?(摊手)

        陶溪脑补了下现场的画面,他被一群大妈围着,无奈又隐忍着。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她很不厚道地笑了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远水救不了近火,我又不是哆啦A梦,有个随意门能把你拉出来,我想救你也是有心无力呀。

        JC:你绝对可以,当我一早上的女朋友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女朋友!

        陶溪光是看着这三个字,脸都烧起来了,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九里市跟叶子市距离五个钟头车程,我现在赶过去,你们都散了吧。

        JC:我没让你过来,只是想你陪我聊微信,让她们不好意思打扰我。也算是我放烟雾弹,让她们以为我有女朋友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陶溪生无可恋地把头埋进枕头里,昨晚都白矜持了,人家今天一句话,她就上赶着说要过去当他的临时女朋友。

        呜呜呜呜呜呜……好羞耻呀!

        “?!钡囊簧?,陶溪抬起头来看手机。

        JC:不过你真仗义,竟然想到跑过来配合我。

        仗义?她真怀疑这人在故意闹自己。陶溪仰天长叹,正好方玉珠推开卧室门,看到她这幅样子也是一愣,“小溪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伸个懒腰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她反应还算快,煞有其事地伸了个懒腰,说:“外婆,我想吃早餐?!?br />
        方玉珠温和一笑:“早餐刚热过一遍,赶紧起来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碧障杆倥榔鹄?,等方玉珠一转身,就发了条微信过去:对待恩人,我上刀山下油锅,在所不惜。

        璟畅看着忍不住笑了,谁要她上刀山下油锅了?

        何文轩一脸惊悚地看着旁边的璟畅,大年初一的,这人是不是疯了?他的小心脏受不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想起上次婚礼上璟畅说的那些话,他又明白过了。

        何文轩用手肘撞了撞璟畅,一脸戏谑地看着他,“跟你想娶的那个人聊微信?”

        璟畅不置可否,恰好一大姨跑过来说要给他介绍对象,何秀茹也在一旁帮腔:“你就去看看,就当认识个朋友,你今年都三十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何秀茹说完,伸手捏了捏璟越泽的手,他会意,也跟着开口,“三十而立,你是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没说话,何文轩看不得三个长辈干着急,于是开口:“你们放心,璟畅有目标了?!彼低昊共煌挂坏?,“就是不知道把人追到了没有?”

        何文轩得意忘形不过三秒,被璟畅轻轻扫了一眼就不敢造次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何秀茹一脸惊喜。

        她跟璟越泽年纪不小了,这些年一直劝璟畅转业回家。原本还一直不肯松口的他,年前悄悄转业了不说,现在竟然还偷偷找了女朋友,能不乐吗?

        璟畅神色自如地看了何秀茹一眼,说:“时机到了,自然会把人带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何秀茹对这个闷骚的儿子也不能要求太多,笑着跟郁闷的大姨说抱歉。

        陶溪吃完早餐,方玉珠说带她去附近的福山寺上香祈祷,她应下,但心里还惦记着被大妈围攻的恩人。

        小溪溪:我要出门一趟,可能没时间跟你聊微信了。你刷下朋友圈跟微博,假装在跟女朋友聊天就好。

        JC:我尽量,毕竟我演技有限。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四川时时玩法 香港二分彩开奖号码 手机游戏排行榜第一 秒速时时走势分析图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彩乐乐 传奇电子教室 三分钟欢乐赛车开奖结果 二十一点 蛭魔 千里马计划软件时时 重庆时时蚂蚁博士 内蒙古时时玩法说明 三昇体育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多少钱 重庆时时彩开奖软件下载 双色球擂台中彩网 吉林时时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