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甘肃11选5直播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53.第 53 章(书号:119168

   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:53.第 53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陶溪听得出周晓语的情绪不高, 于是跟方玉珠说明缘由,初六那天就启程回叶子市。

        记起恩人说来车站接自己,她想想还是作罢。一来时间提前了,他不一定有空,二来她回去之后就得直接去找周晓语。

        周父周母离婚让她不禁回想起以前的事,回去的路上, 她的心情有些低落。

        在她印象当中, 周家还是挺幸福一家庭的。周富强是公务员, 收入不错, 邓如凤在家相夫教女, 把整个家打理的头头是道。

        虽然平凡普通,但谁说平凡就不是幸福呢?

        赶上回程高峰期, 原本五个小时的路程, 愣是走了八个小时才到。

        陶溪给周晓语发了条微信, 约在两人经常聊天喝茶的老地方,一家名叫“天天都想星期天”粤式点心专门店。

        陶溪拉着行李箱就直接过去, 她赶到的时候, 周晓语已经在泡茶了。他们今天的运气不错, 坐的是临窗的位置,外面华灯初上, 一片繁华美丽。

        陶溪拉开周晓语对面的椅子坐下, 周晓语给她倒了杯陈皮普洱, 她浅尝了一口, 香味扑鼻, 味道却有些干涩。

        “周叔叔跟周阿姨为什么要离婚呀?”两人都是半百的人了,老夫老妻,照理不会再闹离婚了,除非……她有些狐疑地看着周晓语,“难道是周叔叔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?!敝芟镏捞障骋伤殖龉焖缘贾吕牖?,但实际非但不是,而且这个离婚还是她妈提的。

        原来,邓如凤年轻的时候也是公务员,在单位表现很出色。跟周富强结婚不久之后就怀孕了,孕期周老太太把她当皇后般伺候着??墒呛镁安怀?,周晓语出生之后,周老太太嫌弃她是个女娃,连孩子都不帮邓如凤带了。

        邓如凤舍不得亲闺女交给别人带,于是辞了职,当起了全职妈妈。周富强虽然没怨她没生出个儿子,但二十多年以来,根本没看到邓如凤对这个家庭的付出,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两句话就是,“钱都是我赚的,你会什么?”“你天天闲在家里,做点家务有什么累的?”

        忍了二十多年,终于在今年元旦跟周富强提出离婚。周富强以为她在闹脾气,想没想就答应了。邓如凤几乎净身出户,所以手续也办得快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这段时间忙得天昏地暗,加上工作之后就不住家里。等到年三十放假回家,邓如凤已经搬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跟叔叔阿姨谈过吗?他们有没有复合的可能?”陶溪问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点了点头,“找过了,但我支持我妈的决定?!?br />
        邓如凤告诉她,“其实在你上大学之后我就想离婚了,但总想着还是等你嫁人之后再离,好歹给对方的印象好些。但你快28都没有结婚的心思,我也不想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妈妈这辈子为了家庭为了孩子,谁都对得起,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自己。我50岁了,身体不错,我想人生最后几十年为自己而活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一时愕然,在她的记忆当中,邓如凤算是她的榜样,一个持家有道的贤内助。她是个挺没大志的人,小学作文“我的愿望”,她就写自己以后想当个贤妻良母,直至现在,她沦为剩女,她的愿望还是没变。

        虽然有些感慨,但她还是挺佩服邓如凤的勇气。

        “难怪我妈跟别人家的妈不一样,从来都没催过我找对象,大概是被婚姻折磨透了,所以没敢把我往坑里推?!敝芟镉行┪弈?,又说:“上次在李佩欣婚礼上,听到那群已婚女同学在吐糟,我原本还觉得她们矫情,现在倒是有些同情她们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你该不会恐婚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周晓语扯了个勉强的笑容,“大概有点了?!彼低暧治侍障?,“你呢?有这么多活生生的例子,还想继续当贤妻良母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想??!”陶溪毫不犹豫地回答。她喜欢小孩子,虽然他们有时候会闹腾,但可爱起来能萌化你的心。再有,在叶家“锻炼”了这么多年,做家务对于她来说,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那你加油,争取今年把自己嫁出去?!?br />
        嫁人?陶溪脑海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,她的脸蓦地就烧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周晓语一脸狐疑地盯着她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这里有些闷……”陶溪心虚,立刻从包包里面把平安符拿出来转移注意力,她递给周晓语,“愿你岁岁平安!”

        周晓语笑着接了过来,“果然是亲闺蜜,什么时候都惦记着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被表扬的满腔内疚,眼神都不敢跟周晓语对视了。

        她绝对不能告诉周晓语,她这平安符是后补的。

        两人吃过饭,周晓语说要发泄情绪,要去某大牌店买条裙子安慰自己。陶溪心里给她翻了个白眼,什么发泄情绪都是借口,这人就喜欢买买买。

        那条裙子,周晓语年前就看中了,但当时买了另外一条,没舍得买这条,今天终于有了把它带回家的理由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目标明确,她一进店就直奔目标,拎着S码的裙子拉着陶溪进更衣室,“你等会帮我拉下链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链子都要找人拉,这裙子你还买来做什么?”陶溪忍不住吐糟,其实归根究底,她觉得这裙子太贵了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没理她,直接把她推进更衣室,自己钻进去之后就落锁。

        逼仄的更衣室内,陶溪想着等会周晓语要在自己面前脱得只剩下内/衣/裤就难为情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看她眼神闪躲就好笑,“你害什么羞呀,现在是我脱又不是你脱?;褂?,我有的你不也有吗?你这么害羞,以后怎么跟你老公坦诚相对呀?”

        陶溪恼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,还没来得及出声,隔壁更衣室就传来一女人的声音,而这声音,陶溪还很熟悉。

        “超哥,我穿着裙子好看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好看,不过你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更好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超哥,你流氓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最喜欢我流氓了吗?你昨晚喊得我骨头都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还敢说?你把人家都折腾到周身都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疼?哪里疼了?这里,还是这里?”

        “超哥,别啦,好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痒?那我再帮你挠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超哥,别啦,这里……不行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这里不行?那哪里行呀?宝贝,我忍不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……那车上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结账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在一墙之隔听了一出香艳的戏码,陶溪一听就知道是叶彩曼,但周晓语不知道。听到隔壁的门被拉开,她也瞬间把更衣室的门打开,想去八卦一下男女主角的真面目。

        陶溪没料到周晓语会突然冲出去,想拉都拉不住,不可避免地,跟叶彩曼撞了个正着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陶溪,看到她从隔壁更衣室出来,她的脸都僵了。

        “认识?”何博超差觉得到叶彩曼盯着对面的女人看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瞬间调整好表情,朝何博超笑了笑:“不认识,刚才看花了眼,误以为是我一认识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何博超视线一直停留在陶溪身上,叶彩曼没由来觉得愤怒跟心慌,急忙拉着他往收银台去,“超哥,你不是挺着急的吗?那我们赶紧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等两人走远,周晓语问陶溪:“那女的你认识?”

        陶溪点了点头,“我舅舅女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周晓语满脸嘲讽地抽了抽嘴角,“她给人家当小情儿了?这男的估计跟我爸差不多年纪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没有,才三十多,离异?!辈还尾┏簧矸嗜饣雇鹤鸥鐾?,外形的确跟实际年龄不相符。难怪叶彩曼当初不肯跟他一起,不过也就端着三秒钟,下一刻就被金钱给打败了。

        周晓语:“看来这男的特别特别特别有钱,否则一般人真的啃不下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博超刚才看陶溪的眼神,像是刻在了叶彩曼的脑海中一样。等两人一上车,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扑到何博超身上,使出浑身解数让他尽兴。

        事后,叶彩曼直接把新买的裙子穿上,何博超打量了一番,突然说道:“你下次买条刚才那个女的裙子穿一穿,我觉得挺有味道的?!?br />
        何博超意犹未尽的表情,让叶彩曼的脸煞白,她强行挤出个笑容,轻声应道:“好??!”

        黑暗中,她眸底一片阴鸷。

        这天晚上,陶溪在周晓语公寓睡下。第二天九点钟,她就接到张柔梅的电话,说中午个她安排了一场相亲。

        有了郝富贵这个前车之鉴,陶溪说什么也不肯答应。张柔梅刚开始还能好好说话,到后面就直接发飙了,“你不去是吧?那你就给我滚着这个家?!?br />
        电话直接被挂断,这不是张柔梅第一次说让她滚出叶家,陶溪也是左耳进右耳出,因为张柔梅最后会看在她每月两千伙食费的份上,选择性失忆。

        被吵醒了,她就没了睡意,周晓语已经去上班了,她起来洗漱做早餐。

        等坐在餐椅上,准备一边吃早餐一边刷手机的时候,却发现张柔梅给她发来一张照片。

        照片中,她的衣物被随意地扔在叶家的门口……

        回到叶家时,叶彩曼不管张柔梅已经睡下,直接把她叫醒。

        “叶彩曼,你发什么疯了?”被吵醒的张柔梅,一脸不快地盯着叶彩曼,却发现她的脸色比自己的还要难看,“……你……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叶彩曼一屁股坐在床沿上,犹如被抢了玩具的小孩一般,哭着个脸,“妈,你赶紧把陶溪这个贱女人推出去,不然你别想当豪门岳母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一听,脸都青了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她最近都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自己女儿找了个有钱男朋友,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叶彩曼准备嫁入豪门。要是现在出了岔子,她脸该往哪里搁了?

        叶彩曼地把今晚碰见陶溪的事情说了,“妈,刚才回来的路上,何博超还让我以后尽量少化妆,穿衣服端庄一些,明显都是按照陶溪的衣着打扮来。怎么办?我怕他看上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听了火冒三丈,骂了陶溪一句“骚狐狸”之后,也不管现在快十一点了,直接给拉皮条那人去了电话,“桂姐,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,上次你说给我外甥女介绍的男人,不知明天能否安排见面,她后天就得上班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桂姐应下,十五分钟后就回复过来:“林先生说明天中午十二点有空,约在会展大酒店,你让人必须准时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闭湃崦仿砩嫌Φ溃骸肮鸾?,就我这个外甥女脾气有点倔,可能需要你额外调教推动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桂姐:“没问题,只要她人明天到了,我自然有办法让她明天直接睡在酒店。放心吧,事成之后,那100万的彩礼肯定少不了你,毕竟林先生看过她的照片,很满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谢谢桂姐,那明天就麻烦你了?!闭湃崦沸Φ泌泼?,等电话一挂断,脸色就阴鸷起来,“陶溪,等当了老男人的小情儿,看你上哪儿有能耐再出来勾搭男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听了,脸上也浮现出阴深深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陶溪赶回叶家的时候,她的衣物还散落得满地都是,不少衣服上还有黑黑的鞋印。她皱着眉拿出钥匙去开门,却发现锁被换了。

        她使劲地拍门,里面却毫无动静,不知是真没人还是故意不给她开门。

        对门的老太太被这动静吵得不行,拉开门一看却发现这般情景。

        陶溪对上老太太的眼神时,一脸苦笑。老太太摇着头,说了声“作孽”之后,回到屋里拿个了超大的环保袋递给她,“小溪,离开这里吧,没必要留在这里受委屈?!?br />
        她把环保袋接了过来,“谢谢!”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”老太太怜悯地看了她一眼,转过身就回了自己的屋里。张柔梅什么性情,她很清楚,她不想惹麻烦上身,只能帮到这里。

        陶溪低着头,默默把衣物收进环保袋里。一直在眼眶打转的眼泪,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因为委屈,更因为无家可归。

        她拎着环保袋离开小区,有些茫然地走到地铁站,当下只能先回周晓语那里。

        列车还没来,她找了张椅子,先休息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的休息椅上,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,看样子是赶着回乡的夫妻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回乡过年,他们大概是回乡过元宵吧。

        他们每人扛着一个超大的红白蓝胶袋,有些脏、有些邋遢,可两人的眸光却散发着喜悦跟兴奋。

        “哎,给小龙买的新衣服跟玩具,你都带齐了吗?”女人的普通话夹杂着浓重的乡土气息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记得,什么都能忘了,就不能忘了那小子的礼物?!蹦腥讼缫粢埠苤?,顿了一会儿又说:“对不起呀,今年没能给你买套新衣裳,回去之后那几个弟媳又得在你面前嘚瑟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女人笑了笑,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,陶溪还是能看到跟她年龄不相符的深深的皱纹。她宝贝似地拍了拍红白蓝胶袋,说:“只要能给小龙买就好,这次回去能把他接到这边来读幼儿园,别说新衣裳了,我每天吃白饭都愿意?!?br />
        男人伸手搂住女人的肩膀,说:“好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咸鱼白饭也好好味?!?br />
        男人蹩脚的广东话,让两夫妻都笑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听着也笑了,笑着笑着,眼前就变得有些模糊闪烁了。

        列车进站,她擦了擦眼角,上车了。

        有家,真好!

        周晓语昨晚给了陶溪一套钥匙跟门卡,她回到小区的时候,畅通无阻地进了电梯。

        等她出了电梯,还没走到周晓语家门口的时候,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她慌慌张张地把自己隐藏起来,然后屏住呼吸偷偷把头探出去,刚刚还被压着壁咚的周晓语,已经伸手攀上男人的脖颈,踮起脚尖回吻男人。

        男人突然停了下来,粗喘着起问周晓语:“钥匙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周晓语红着脸去包包里面摸钥匙,刚把钥匙掏出来已经被男人给抢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开门,把人推进去,然后关门。

    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即使什么也看不到,陶溪还是知道周晓语在里面被门咚了。

        又是壁咚又是门咚,如此激烈的画面,让暗中偷看的陶溪老脸都红了,这可比她平时听到叶彩曼叶彩雪两姐妹没下限的对话要刺激多了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视觉效果比听觉效果更直观。

        陶溪心里不禁对周晓语腹诽一番,昨天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恐婚的女人,今天就把男人带回家,吻得这么激烈,接下来肯定要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幸运时时彩是哪家公司开的 吉林快三实时同步走势图 hkjc香港赛马会app 皇冠赢三张最新版下载 人人中彩票官网下载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旧版波克捕鱼官方下载 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体彩走势图大全 江苏十一选五计划 福建体育36选走势图 新时时彩网易 时时彩网站哪个好 云南快乐时时今天 安微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八码滚雪球回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