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甘肃11选5直播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54.第 54 章(书号:119168

    甘肃11选五任五遗漏号:54.第 54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文/蜜雨恬言

        2018.3.2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

        陶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, 一推看门, 就瞧见叶振家跟张柔梅正在看电视。叶彩曼跟叶彩雪不在,不知是出去了还是窝在卧室。

        她轻轻喊了声“舅舅、舅母”, 叶振家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。正当她想收回目光,却跟张柔梅犀利的眼神撞了个正着。

        她的心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张柔梅就发难了,“你真以为自己交了两千块的伙食费就是大爷了,每天拿加班当借口不做饭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垂下眼帘,并没有多解释什么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无理取闹她实在经历了太多, 已经麻木到不想再多争执一句。

        她想悄悄溜回卧室,却被叶振家给叫住了:“陶溪,快过年了,你机构有没有年货发呀?我们今天去超市逛了一圈,年货贵得跟不要钱似的,我们都没敢买。怕一买,伙食就差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还没出声,张柔梅就一脸不屑地说:“她那机构又不是公家单位,能有什么福利?会读书有什么用?名牌大学毕业又怎样?还不是连个普通的公办学校都进不了。现在人都讲条件,就她那样的还东挑西拣的,过了年就28了, 难不成还想赖在这里一辈子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想张嘴说些什么,最后也只是掏出手机, 找到张柔梅的微信, 给她转了1000块过去, “舅母,刚给你转了些钱买年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!钡囊簧?,张柔梅立刻掏出手机,把钱收下之后,抬头朝陶溪笑得谄媚,好像刚才那个满脸鄙夷的女人压根儿不是她那样。

        “陶溪就是懂事,我给你留了饭,在厨房,赶紧去吃吧?!闭湃崦钒诹税谑?,听到叶彩曼在卧室喊她,她起身往卧室去。

        陶溪是见过“世面”的人,对于刚才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。

        她转身进了厨房,暗自下定决心,最近晚上下班之后抓紧看房,争取年后就搬出去。

        毫无意外的,厨房里只有冷饭跟鸡头鸡脖子鸡屁股。

        她轻皱了下眉头,但还是拿出碗筷,和着开水把残羹冷炙弄热,然后吃进肚子里?;锸撤讯冀涣?,她不吃张柔梅也不会退她钱。

        她毕业到现在六年了,在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当英语老师,虽然有些辛苦,但收入还不错。

        她不是没钱到外面租房子,但在叶子市租个相对安全的单身公寓,加上伙食费水电费之类的,每月至少支出五千。所以,她还是忍辱负重待在叶家,多省几个钱买房子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她的忍耐也迎来了春天,目前的存款,给个小公寓的首付已经没有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只要想到即将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她的心情就变得豁然开朗,即使啃着鸡脖子,她的唇角还是忍不住上翘。

        她站在厨房慢慢地吃着,旁边主卧传来叶家三母女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哎呦,妈,你想勒死我吗?”
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别嚷嚷,谁让你的胸不争气,不勒紧一点,能勾/引得了男人吗?”

        叶彩雪:“妈,我这样可以吗?”
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叶彩雪,你要不要这么骚呀?”
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男人就喜欢这么骚的,你好好跟你妹学学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雪:“姐,你嫌骚就别穿低/胸/露/背的,反正这样我也少一个竞争对手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你想得美,只要是我看上的男人,即使你是我亲妹妹,我也不会让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好了,你俩都别吵了。何家在叶子市是叫得上号的家族,周六的婚礼肯定有很多有钱的男人,你俩给我好好抓住机会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对于这样的对话已经见怪不怪了,收拾好碗筷就去浴室洗澡,然后回她那间十平不到的卧室备课,一直忙到快十二点才睡觉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上班,一进机构就看到学生毛毛跟他的妈妈坐在休息等候区。

        毛毛看到她立刻从座位上弹起来,然后跑到她跟前来。

        “毛毛,今天怎么这么早呀?”陶溪弯下身,摸了摸他的脑袋瓜,浅笑道。

        毛毛小脸一红,低下了头。正当陶溪不明所以的时候,他又梗着脖子抬起头来对她说:“miss tao,等我长大了就娶你,你别着急相亲嫁人?!彼蛱煊痔叫3じ渌鲜λ狄飉iss tao介绍男朋友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毛毛,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可爱的小男生的时候,身后就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,“毛毛,别整天把娶miss tao挂在嘴边,等你长大了,miss tao就老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miss tao即使老了也是我的女神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两个九岁的小孩为了陶溪吵得面红耳赤的,最后还是他们的妈妈一边把两人拉开一边跟陶溪说“抱歉”。

        看着妈妈们无奈又好笑的表情,陶溪笑着说“没关系”,然后进了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一大早就被表白,陶溪心情美美的。谁说她大龄剩女就一定被人挑,这不,她的小迷弟还在上小学呢!

        寒假到了,陶溪的搭档正在坐月子,一天下来她的课排得满满当当的。她今天让同事帮自己替了一节课,七点钟下班,约了地产经纪去看房。

        按照她目前的存款跟工资,只能在叶子市买一套三四十平方的小公寓。大概是对未来房子的期盼太高,看了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满意的。

        这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,意外的,张柔梅还在客厅看电视。最近天气冷,按照往常,她早去睡觉了,今天这样,明显是有话跟她说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张柔梅皮笑肉不笑地把她喊了过去,陶溪最怕看到她这样笑,准没好事儿。

        但碍于目前还是处于寄人篱下的状态,她只能走过去应酬。

        “陶溪,过了年,你就28了,再耽搁下去就真嫁不出去。我今天一朋友说给你介绍个对象,今年30岁,自己做生意,条件很不错?!闭湃崦吠鹑粢桓鑫”膊傩牡某け惨谎?。

        陶溪其实长得很不错,身材高挑凹凸有致,皮肤白皙,小脸蛋大眼睛,笑起来有个浅浅的酒窝,能甜到人心里去。

        从高中开始,追她的人就没断过,但她讲究感觉,看不对眼的,绝不会因为对方条件好而妥协,这也是她为什么到了28岁还没嫁出去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张柔梅给陶溪介绍过几个男人,但每次都是有苦说不出。有了前车之鉴,她还是忍不住问:“有对方的照片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照片?”张柔梅顿了一下,说:“我今天在朋友的手机里面看过,长得跟明星似的,你就放心去看吧,能嫁过去,你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。以后当了阔太太,别忘了舅舅舅母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那好吧?!狈孔踊姑挥凶怕?,她还不能随意逆张柔梅的麟。

        见面约在陶溪的休息日,大概对方真的挺有钱,地点定在叶子国际大酒店的旋转西餐厅,比以往普通的咖啡馆高了几个档次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当陶溪看到对方的时候,着实被吓了一跳。张柔梅说得没错,他长得的确很想明星……八两金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后跟了我,就安心在家里做少奶奶,我喜欢小孩,到时候生三四个都没问题,我的字典里没有计划生育政策这几个字?!焙赂还筇糇琶?,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陶溪看着他的冬菇头、大项链、超宽眼距、塞得下拳头的嘴巴,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愿意跟他生孩子。

        心里嫌弃,但面上还得做做样子。她强挤出个笑容,“郝先生,我想我们不是很适合,我劳碌命,不工作就浑身不自在?!?br />
        郝富贵一听,脸色就沉了,“你什么意思?看不上我?”多少女人想跟他他都不要,眼前这个长得很温婉,让他忍不住动心。没料到,她却瞧不上自己,他的自尊心不允许。

        陶溪被他盯得心里打颤,但还是强装镇定地说:“这事情只有合适不合适的说法,没有看得上看不上的意思?!?br />
        郝富贵冷哼了一声,下一刻就站起身来去拉陶溪的手,“不合适是吧?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别墅,你就觉得合适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郝先生,请你放尊重一点?!碧障祷岸级哙铝?。她想甩开他的手,却被他牢牢抓住往前拉。

        她慌乱之中抓住了桌角,郝富贵拉不动她,伸手就想去抱她。

        眼看着他要抱住自己了,陶溪满腔都是恐惧跟恶心,还没来得及大喊求救,身前的人突然面露痛苦,“呀呀呀”地叫着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被抓住的手松开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惊魂未定地看向站在她前侧的男人,下一刻,郝富贵的拳头就朝男人挥去,“你他妈敢多管闲事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陶溪吓得花容失色,可男人却一脸镇定地伸出右手,直接截住了郝富贵的拳头。郝富贵拳头被禁锢得动弹不得,他恼羞成怒地抡起另外一只拳头,却被男人直接过肩摔,甩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报警,给我报警?!焙赂还蟊凰さ寐卣已?,嚷嚷着要报警。

        报警?陶溪没想到相个亲会闹成这样,吓得腿都软了,身子一歪,幸好旁边的男人眼捷手快地扶住了她。

        她抬眸,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地看着他,他却勾起了浅浅的唇角,轻声道:“别怕,有我在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又不会跑,你着什么急?”头顶传来他低沉的嗓音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抬起头来,对上他温柔又无奈的眼神,小脸不仅爬上了红晕。她害羞地低下头,小声道:“对不起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轻笑了一声,“好吧,我原谅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要不要回答得这么认真呀?她再次抬头,不经意越过他的肩膀,看到他身后站着个女人,盯着他们,苍白着张小脸。

        陶溪这才回味过来,察觉到自己的双手还搭在他的手上,她立刻收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他却转了个身,稍稍站在了她的身后,虽然并未触碰到她的身体,可外人看来,两人的姿势十分亲密。

        没了他的阻挡,她能更清楚看清眼前这个女人。她画着精致的妆容,穿着漂亮的晚礼服,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女人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,她有些不确定地问:“请问这位是?”

        明显,这话是跟陶溪旁边的男人说。

        璟畅垂眸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,眸光带着浅笑,再次抬头时已经恢复平时的清冷,他对许芙宁说:“这是陶溪?!?br />
        什么前缀都没有,仅仅只有一个名字,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      许芙宁眼底一闪而过的震惊跟酸涩,但很快恢复过来,她扯了个笑容,说:“真漂亮,跟你也很配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下,轮到陶溪惊讶了。

        美女,这是误会,大大的误会。

        可她旁边的男人也没有解释,陶溪一时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澄清,许芙宁却向他们告辞,“我先回宴会厅了,你们慢慢聊?!?br />
        直至许芙宁的背影消失在转角,陶溪才愣愣地问: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什么好事了?”

        璟畅忍不住轻笑出声,“绝对没有,你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仰头瞪了他一眼,“你还真是桃花朵朵开呀!”

        她本来就一句玩笑话,说出口却是始料未及地饱含醋酸味。

        璟畅的笑容更大了,连眉眼都染上了笑意。陶溪对于自己刚才说的话懊恼极了,“不是,我……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陶溪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,对上男人那副好整以暇的表情,她羞得只想找个地洞钻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?你什么?”璟畅继续逗她。

        陶溪真想有个魔法,能把他刚才的记忆delete掉,可事实她并没有超能力,最后只能怏怏地从包包里面掏出张卡片递给他:“上次你帮了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,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打我电话,力所能及的,我一定帮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接过她的卡片,在“陶溪”两个字上停顿了三秒钟,然后揣进衣兜里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?!彼糇琶伎此?,“其实你刚才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陶溪有些怀疑这人是故意的,哪壶不开提哪壶,而偏偏,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她怕被他逗下去,她就撑不住了,恰好听到周晓语在喊自己,她匆匆跟他说了声再见,然后脚底抹油地跑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下,穿着高跟鞋跑步都没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璟畅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,手不自觉地伸进衣兜里,摩挲着那张卡片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以为掉厕所里面去了?!敝芟锩缓闷馗障?。

        陶溪伸了伸舌头,“我迷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路痴,但你已经28了,上个厕所也能把自己给弄丢,你还真是牛逼?!敝芟镎媸俏抻锪?。

        陶溪皱着眉头捂住她的嘴巴,低声斥责道:“你要不要这么大声,生怕别人不知道我28了吗?”说完,她转过头朝中庭花园的门口看了看,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一向不在乎自己的年龄吗?怎么回事?对了,你刚刚跟什么男人在说话?”周晓语明显嗅出了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陶溪却直接装傻,“什么男人?你看错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绝对没有看错,你别想糊弄我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地往龙凤厅走,却不料跟张柔梅、叶彩曼、叶彩雪三母女撞了个正着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叶彩曼一脸鄙夷地质问道。

        陶溪还没出声,周晓语已经说话了,“这里是公共场合,我们来需要你的同意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问你话了吗?”叶彩曼横了周晓语一眼,又问陶溪,“你是不是偷偷跟我们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肯定是,想趁机认识有钱男人?!币恫恃└胶偷?。

        看着这两姐妹袒/胸/露/乳的,周晓语冷呵了一声,“别把你们肮脏的想法放在我们身上,穿得跟隔壁酒吧的特殊服务生似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那个周晓语要胡说八道,陶溪及时拉住她往里边走,朝那三母女解释了一句:“我是来参加同学婚礼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看着陶溪进了隔壁的小宴会厅,叶彩曼才收回目光,不屑道:“打肿脸充胖子,摆那几桌也敢来大酒店?!?br />
    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张柔梅瞪了两个女儿一眼,低声训斥道:“你俩还想让有钱男人看上你的话,就别像个大妈似的在这里丢脸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跟叶彩雪总算安分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是何家一亲戚结婚,璟越泽跟何秀茹旅行还没回来,恰好碰上璟畅休假,就由他来参加婚礼。

        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,何文轩却觉得这人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      在他又一次冷眼把一美女吓跑之后,何文轩忍不住唠叨他了:“你能有点怜香惜玉的自觉吗?”

        璟畅抬眼看了他一眼,说:“她又不是我老婆,我干嘛要对她怜香惜玉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何文轩就知道不应该跟他讨论女人的问题,又问:“璟少/校,今年还不打算转业吗?”说完又怕他生气,补了一句:“要不是姑姑老在我面前念叨,我才懒得理你?!?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9-05
  • 没考上?没关系。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,清华只是名气大点。 2019-08-16
  •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“本领恐慌” 2019-07-29
  • 博通裁员1100人以削减成本 涉及公司所有业务部门 2019-07-11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07-06
  • 智媒云图(Intell Vision):图书馆“书童” 2019-06-22
  • 【亲爱的同学,去相信,去仰视,向着梦想的方向。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,我们期待着,当八月荷塘花开,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】。。。【话外音;”理想“没有了,你就 2019-06-22
  • 沪苏浙皖共绘长三角发展蓝图 组建一体化发展投资基金 2019-06-07
  • 加油吧,00后!——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-06-07
  • 公办学校招生入学实行“六严禁” 2019-06-02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05-21
  • 《亲爱的活祖宗》甜蜜开播 原声带上线亲爱的活祖宗 原声带 2019-05-05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吉林十一选五计划 时时彩快速查看开奖 天津时时全国公告 欧赔分析技巧分析思路 越南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www3470com金多宝 今日篮球推荐预测分析捷报 吉林时时网站 极速时时和五分 11选5倍投计划 时时操盘 极速赛走势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 小鸡模拟器 北京pk赛车单双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