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-03-28
  • 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点泥成“金”的御窑女烧砖人 2019-03-05
  • 杨超马可谦《你才是美猴王》刷爆朋友圈 2019-03-05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8-11-22
  • 他们是中国军人,他们2个月排除380万平方米雷场 2018-11-22
  •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8-11-21
  • "绿城歌台"精彩抢鲜看 演绎"丝路织梦·歌海扬帆" 2018-11-20
  • 民生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19
  •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8-11-19
  • 甘肃11选5直播 > 重回六零的美好生活 > 17.第 17 章(书号:119174

   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:17.第 17 章

    作者:梦想123
        许向华拎着他娘准备的东西,急勿勿往县城赶。其实就是他娘不让他给许萍送东西,他也想到县城里转转,只不过这两年饥荒的特殊时期,有不少逃荒的人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冲突,城里对外来的人进城管的特别严。

        从村里到县城,一路过去,会碰见好几拔检查的,如果没有村里的介绍信,是走不了多远的,说不定还没到县城,东西便会被没收,人也会被赶回来,当然了,也还是会有少数好运,绕路躲过检查进了城的。

        许英的男人张建华是县城家具厂的木工,现在个月工资大概有三十块左右,这份工资一直领到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才涨到了四十多块,家里除了老婆和俩孩子,还有一个早年间就守寡的老娘,一家五口就挤在家具厂一个二三十平米的小平房里,就指着他那点工资过活。

        张家的老太太早年一人拉址着张建华,十分不易,本想着儿子低娶个农村媳妇,一来彩礼少省钱,儿媳娘家还能贴补点家里,二来这农村的女娃要比城里的女娃好拿捏些,谁曾想娶进来了个母老虎,想摆一下婆婆威风却被收拾的战战兢兢,就连儿子也被管了个服服贴贴,一大把年纪了,在儿媳手里小心翼翼的讨生活,也是可怜。

        不过前世许英也没有什么好下场,最后跟这老太太的境遇有一拼。究其原因便是这女人除了窝里横,耍泼,没有一点生活智慧,干那些缺德事时,一点不避讳孩子,几个孩子当然也是有样学样,把他们娘对待奶奶,亲戚的招数学了个十足,这自酿的苦果当然就得自己吞。

        许英目前育有两孩子,大儿子张军平五岁,二女儿张红花三岁,都随着许英的户口在许家庄,吃不上城里的供应粮,只能在黑市买高价粮,如果没有许家接济和生产队分的粮,光靠张建华那点工资买比市价高好几倍的黑市粮,这家子早饿死了。

        按常理,许英虽然户口在村里,但常年住在城里不参加村里的集体劳动,没有工分,是不给分粮的,可架不住许刘氏哭闹着把许向荣,许向华,许向民哥仨的工分分给许英娘仨换粮。

        哥仨当然不愿意,想拿工分多换些钱。许英还没咋的呢,许刘氏便炸了,滚地撒泼打滚,上吊抱孙子跳井,把老许家闹了个天翻地覆,闹到最后,许家哥仨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,就当花钱免灾了。

        前些年,风调雨顺没遭灾,许英从娘家带回的粮食,省着点能够整个张家过大半年的,再加上张建华的工资和他跟老娘俩人的供应,张家的小日子过的还是可以的。

        这几年遭灾,村里就分那么一点粮食,还是带皮的,许英住的地方又不像村里房前屋后,小片荒可以种些粗粮顶顶,黑市粮又太贵,尤其是这两年都涨到平价粮的十好几倍,就这还是有价无市,这张家的日子也就难过了起来。这日子一难过,许英可不得想办法,于是老许家便跟着遭秧,时不时的得被搜刮一下。

        就这,许英自打嫁到城里,当上”城里人”后,便从骨子瞧不起许家人。张家人也是一样,即便是才三五岁的张军平和张红花,也是如比。

        在张家人眼里,许家人便是又穷又脏的“农村人”,天生就比他们低一等。他们吃用这些”农村人”的东西,那是给他们脸了,要不这些穷亲戚,谁耐烦理会。典型的吃你的血肉,还嫌腥臭的那种人。

        许向华从早上六点起床,走了三十多里的山路,赶到县城的张家,正碰上张家的人吃饭。

        张家的老太太看见许向华来,张嘴想打招呼,被许英瞪了一眼,又缩回了桌边。

        许英坐在桌上,让都没让一下许向华,一边端着碗喝着,一边问道:“二哥,你咋来了?”

        许向华心里冷笑了一声,一句多的也不想多说。

        就他家这些人,哼,不过也快了,算日子许萍也就个把月就出嫁了,到时便能有理由分家了,这应该也是他最后一次给许英送东西了,于是硬压下心头火,凉凉的说道:“娘让给你送点东西,你把袋子腾一下,我着急走!”

        许英这才起身,接过袋子去屋里靠墙边的碗柜旁收拾,一旁的张建华瞧着许向华的脸色不好,期期艾艾,假腥腥的让道:“二哥,要不,要不坐下,一起吃点?!?br />
        许向华“哼”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吃不起,我还要早点回家呢?!?br />
        许英把东西拿出来后,看见一大块肉,先是一喜,然后转过脸,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二哥,辛苦了,这一大早便来给我们送东西。建华,傻愣着干嘛,赶紧给二哥盛碗饭?!?br />
        许向华看着许英虚伪贪婪的笑容,拽过她手中的空麻袋,拒绝道:“不用了,我不饿,先走了!”

        许英一把揪住往出走的许向华:“二哥,先别忙走,这肉是咋来的?村里有人打着大野物啦?咱家分了多少?”

        许向华甩了下胳膊,挣开许英揪住他衣袖的手,不耐烦,冷硬的说道:“不知道!”扭身便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被驳了面子的许英,追了出来,只瞧见许向华大步拐出了院门,气的不顾旁边几家邻居好奇的眼神,破口大骂:“作死的东西!就是一条又臭又硬的蠢蛮牛!怪不得连自家老娘都不待见,啥也不知道,话都不会说,活该当一辈子老农民!泥腿子!”

        骂完解气后,回屋看见柜上的那块肉,心里又开始抓心挠肺的痒痒了起来,也不知家里还剩下多少?一时间,在走三十里路回乡下和更多的肉之间剧烈的挣扎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许向华出了张家后,才有心思打量起久远记忆中的县城,六十年代初的县城,房屋虽说都是又低又矮,不过也要比下面村镇要强很多,大部分都是砖木结构,也有少量的茅草屋,当然了砖瓦房和二层小楼也是有的,只是数目非常少,少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      道路也不是像后世那样的柏油马路,而是用煤碴,石子之类铺的,凹凸不平,尘土飞扬,到处都是灰扑扑的。

        路上的行人虽说衣着打扮比乡下的社员们整齐一些,补丁少一些,但也相差不了多少,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点,那便是或面黄肌瘦,脸带菜色或是白白胖胖,像个发面包子(饿的浮肿的)。

        时侯不早了,许向华的肚子也是饿的咕咕叫,找了个背人的墙角,从空间里偷渡了个苹果,稍垫了一下,便朝记忆中位于火车站旁边的银杏巷走去。

        这年月,国家物资极度贫乏,严禁倒买倒卖,私下交易。但是,在极度的饥饿下,铤而走险的人不在少数,黑市就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场所,有的在街头巷尾交易,有的在树下桥头,而火车站旁的银杏巷便是本地人都知道的一处最大的黑市所在。

        对于黑市,上面也是严厉打击的,抓住后,便是连钱带物一率罚没,说不定人还得进去关几天,但是上有对政策,下有对策,中国几千年来,从来不会缺少聪明人,你比如说白天谈妥生意,晚上交易物资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严重饥荒的年月,县城里的供应根本就不够,还处处都要票据,即使手里钱,也没粮食给你买,任你钱再多,也没辙。

        黑市里的粮票都炒到了二三块钱一斤,大米,白面,鸡蛋也是同样的二三块一斤,就这也是有价无市,这年月能捣腾些粗粮,都是十足的好运气了。

        许向华到了银杏巷,没拿出什么扎眼的东西,只往麻袋里装了二十来个红薯和两个大南瓜。

        银杏巷里有不少人到处晃悠,分散在各处,小心谨慎的东张西望,谁也不搭理谁,偶尔有那么两三个人接头说了一两句话,掉头就走,巷口还有几个人探头探脑,一看便是望风的角色。

        许向华靠着墙边刚站定,便有一个三十来穿着旧的深蓝中山装男子凑了过来,压低声说道:“大兄弟,第一次来银杏巷吧,你这袋子里是吃的吧,不管粗粮,细粮我都要,拿东西,钱,票和你换?!?br />
        许向华心说这人口气好大,开口道:“你是?”

        男子贼眉鼠眼的瞟了瞟四周,小声道:“大兄弟,我叫马四彪,认识的人都称呼声四哥,是在这银杏巷长大的,常来这的人都知道我?!?br />
        许向华心知这是碰上地头蛇了,马四彪,这名字好熟悉。许向华仔细想了想,便知道这人是谁了,前世这货在九十年代,可是县里的名人,第一个盖起小别墅和有私家车的牛人呐。

        许向华也压低声道:“我这有两个南瓜和二十来个红薯,你怎么换?”

        马四彪打开袋子瞅了一眼,双手拎起来惦了惦,说道:“大兄弟,这些东西大概有五十斤,咱第一次打交道,我给你个高价算四毛钱一斤,咋样?”

        许向华假装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行,不过你得给我整二斤粮票?!?br />
        马四彪利落的给许向华点了十五块钱,二斤粮票,把麻袋里的东西倒到他自己的麻袋里,笑道:“成,哥们,下次卖东西,再来找我,我家就在巷头门朝西倒数第四家,门口有颗大桐树?!?br />
        许向华点了点头,应了下来,收好麻袋,赶紧去国营饭店买了两笼蒸饺,二十个肉包子,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狼吞虎咽的吃了两个,剩下多的搁到了空间里。估算了下时间,不再耽搁,朝记忆中另一个地方走去。
  • 进不了朋友圈,身份认同难。 2019-04-13
  • 南宁市青年志愿者热情服务展青春风采 2019-04-13
  • 来,给你看看三农最热的六条“新”闻! 2019-04-04
  •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-03-28
  • 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点泥成“金”的御窑女烧砖人 2019-03-05
  • 杨超马可谦《你才是美猴王》刷爆朋友圈 2019-03-05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8-11-22
  • 他们是中国军人,他们2个月排除380万平方米雷场 2018-11-22
  •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8-11-21
  • "绿城歌台"精彩抢鲜看 演绎"丝路织梦·歌海扬帆" 2018-11-20
  • 民生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19
  •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8-11-19
  •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西甲总进球榜 今天3d试机号金码关注 pk10买9码杀一码好方法 河北体彩 幸运赛车宝箱是什么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彩吧体彩p3试机号查询 赌博默示录第二季 十一选五的规律 海南环岛赛彩票下载 北京pk10开奖记录 p3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幸运赛车和尾走势图 四川金7乐助手下一载 排列三字谜预测